马斯克宠幸小20岁实习生助她上位,还逼女主管帮他生娃,首富新瓜比思聪的猛多了

马斯克宠幸小20岁实习生助她上位,还逼女主管帮他生娃,首富新瓜比思聪的猛多了

小葵花123
小葵花123
478 浏览

睡Space X女下属,宠幸小20岁实习生帮她上位,逼女主管上床为他生娃....

今天,《华尔街日报》一篇独家文章采访了40多人,其中包括前雇员、熟悉马斯克与女下属互动的人士以及这些女生的朋友和家人,揭开马斯克与N名女员工有染的私密往事,实锤他是人间蒲公英,到处播种,爆的料比思聪的猛多了

马斯克宠幸小20岁实习生,帮她上位

《华尔街日报》报道,一位工程专业的大学生A在 2010 年代初在 SpaceX 做暑期实习时认识了马斯克。A告诉朋友,在她向马斯克发送了关于如何改善公司的想法后,马斯克和A一起出去吃饭。后来他们因电影《星球大战》而结缘,并接吻了。

《华尔街日报》审阅的文件显示,一年后,马斯克安排A在他位于西西里岛的一个度假村见面,当时他正在那里参加由谷歌赞助的一场独家会议。

文件显示,当时A的护照在另一个城市,因此马斯克安排她的一位朋友坐上清晨的航班送护照给A。随后,A乘坐头等舱飞往伦敦,然后乘坐私人飞机飞往意大利。

实习结束后,两人还是朋友,保持着联系。

2017 年,马斯克亲自联系了这位前实习生,希望她能加入 SpaceX ,负责发现公司存在的问题并加以解决。她从纽约搬到了洛杉矶,成为马斯克的高管团队的一员。

前员工们表示,虽然她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工程师,但他们觉得很奇怪,这么年轻的人竟然能担任高管,而且职位还能经常接触老板,有点不寻常。

她的朋友说,她当时告诉他们,抵达加州后,马斯克邀请她喝酒,并向她搭讪,摸她的Xiong部。A回忆起马斯克说:“哦,我太坏了。我不应该这样做。”

A还说,“马斯克在我入职前曾试图重拾我们的关系,但我拒绝了。虽然最初有些尴尬,但大家都是成年人,能处理好这些问题。”

她告诉朋友,她在 SpaceX 工作不开心,没有权威很难服众,也很难让高管认真对待她的想法。为此,她有时会躲在 SpaceX 的卫生间里哭。

A认为,马斯克是在众多候选人之中挑选她任职,但她的加入是因为她足够优秀,跟她和马斯克的露水情缘完全无关。

据知情人士和她信赖的朋友透露,在工作中努力站稳脚跟期间,她曾多次到马斯克家拜访。“他会经常给她发短信。”

据《华尔街日报》看到的短信内容显示,工作大约半年后,A再次收到马斯克的邀请,邀请她去他家做客。

“过来!”他写道。当她没有回应时,他又给她发了更多短信:

“刚刚结束了 Model 3 的生产电话会议。接下来的几个月肯定都是地狱。”

“你过来吗?如果不来,我可能会昏过去。压力太大,没法自然入睡。”

当她仍然没有回复时,他写道:“我们最好不要见面。”

早上,A给马斯克发短信回复说,“天呐,对不起,我昨晚睡着了。”

当天晚些时候,她与一位朋友分享了这段短信交流。

“我不会撒谎的,我患有轻度社交焦虑症,而马斯克行为无疑加剧了这种情况。”

“太糟糕了,”她说。

“我的意思是,如果和他在一起会让你在工作上感到压力,也许你会想让彼此的关系先放一放?我不知道。”

“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,他最后一条短信,应该是和我分手的意思。”她写道。

然后她给朋友发了一份马斯克跟她短信互动的聊天截图。

她写道:“为什么我生命中的这么多男人都这么奇怪。”

后来,A通过律师联系《华尔街日报》,要求删除文章中关于她的部分,未果。后来,她又解释,之前说的关于马斯克与她分手的评论只是个玩笑。她说,马斯克给她发的短信“并非指恋爱关系”。

她说,马斯克对她这样的角色缺乏兴趣,让她的工作变得更加困难,而她的专业背景 "让本来就困难的角色变得难上加难。

但她承认,她和马斯克经常发短信,特斯拉的问题以及当时马斯克与女演员塔卢拉·莱利的离婚案子。

A说,因为与马斯克的关系变得尴尬,工作开展不顺利。最终,她离开了高管团队,转而向另一名工程师汇报工作。

后来,在她上级领导被大规模裁员后,她也在 2019 年离开了 SpaceX。

马斯克到处播种 实锤人间蒲公英

其实A只是马斯克暧昧的对象之一。

马斯克曾经表示,世界正面临人口不足危机,高智商的人应该多生娃,他说道,如果地球发生灾难,人类需要殖民火星让后代得以繁衍,因此,将人类送上火星是他长期以来的愿望,也是他在 SpaceX 工作的动力。

“记住我的话,如果人们不生育更多的孩子,文明就会崩溃。”

为了践行为保护人类文明的生娃计划,马斯克广撒网,多播种。

SpaceX 的多名女员工透露,马斯克对她们表现出了不同寻常的关注,甚至对她们进行过追求。

逼女主管上床帮他生娃

一名 SpaceX 空姐声称,2016 年马斯克向她发果照,并提出给她买一匹马作为X交换的 条件。在她拒绝马斯克的挑逗后,SpaceX 减少了她的班次。

马斯克称空乘人员的指控“完全不属实”。他在社交媒体帖子中开玩笑说,这起丑闻应该被称为“Elongate”,并否认他在飞机上雇佣了空乘人员。

另一名 2013 年离开公司的女高管B,在与 SpaceX 人力资源和法律高管的离职谈判中声称,SpaceX 总裁兼首席运营官格温·肖特韦尔 (Gwynne Shotwell) 给她穿小鞋,因为格温误会B与她的丈夫有染,格温希望把B从首席执行官的办公室中除名。

然而,当格温试图把她踢走时,马斯克却把她拉了过来。

后来,马斯克曾要求她为他生孩子,但她拒绝了,因此,两人的关系恶化,在绩效评估中,马斯克还拒绝给B加薪,并抱怨她的表现。

最后,B选择离职。

对此,马斯克的律师提交了一份来自 SpaceX 现任人力资源副总裁 Brian Bjelde 的声明称他找不到B对HR提出投诉的任何记录。

睡女下属后,倒打一耙

2014 年秋天,马斯克走到女下属C的办公桌前,问她是否想去他位于洛杉矶的豪宅喝一杯聊聊天。

在收到邀请之前,马斯克和这名女子在工作上已经很亲近了。他们在办公室里坐在一起,经常就工作事宜保持联系。为了跟上马斯克的步伐,她经常每天工作 17 个小时,除了在 SpaceX 的主要职责外,还帮助马斯克处理特斯拉和个人生活方面的问题。

她的朋友和家人注意到,由于她长时间工作并且与当时的首席执行官肖特韦尔的摩擦不断,她的体重下降了很多,头发也开始脱落。

但马斯克的邀请让这位女士感到非常惊喜。

那天晚上,C带着电脑和工作包来到马斯克的家。

在接下来的几天里,她向朋友们讲述了这段经历:她和马斯克一起喝酒聊天。马斯克称赞C,她既漂亮又聪明,后来,聊着聊着,他们发生了X关系。

根据C当时与朋友分享的短信,2014 年 12 月中旬,在马斯克的孩子们上床睡觉后,他们在马斯克家再次见面。

C:“我将在 11 点左右到”

马斯克:“好的:)如果你累了或者因为某种原因不想来,可以取消。”

C:我不想取消。我可能会给你家的保安留个便条,让他们知道我要来送东西……或者其他什么。”

第二天早上,马斯克在床上向C承诺,将给予她特斯拉股票,补偿她在特斯拉以及他个人生活中为他所做的无偿工作。

马斯克提醒C,如果这段关系公开,她就必须说这段关系是在她离开公司后开始的。

同年 12 月晚些时候,C的电子邮件可能被黑客入侵,她询问马斯克是否可以让 SpaceX 信息安全员工检查她的电子邮件账户。马斯克同意了她的请求,但在一封电子邮件中敦促她删除“任何你不想让他们看到的东西,包括已发送文件夹和垃圾箱。”

起初,她想保持他们关系的私密性,但随着关系的发展,她寻求的不仅仅是在他家喝酒和OOXX。

当她提议出去吃饭时,马斯克表示他不能和她一起出现在公共场合,因为他正在与莱利就可能的离婚进行谈判。

本来,C相信她和马斯克正在开始一段认真的关系,到了 12 月底,她觉得自己被利用了。

两人关系因此变得紧张,C打算离职,马斯克指派他的幕僚长泰勒处理C的事情。

马斯克拒绝直接用特斯拉股票支付C的工资。在 2014 年 12 月 29 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,泰勒向C提供了 35,400 美元现金作为她无偿工作的报酬,并表示她可以用这笔钱购买特斯拉股票。她以税收和她为这位亿万富翁所做的广泛工作为由,将酬金提高到了 85,000 美元。

为了拿到这笔钱,她必须签署一份协议,要求她免除马斯克可能受到的“已知和未知”法律诉讼,并“严格保密”有关他的信息,包括文件本身。

2015年1月10日,在她离职前两天的深夜,马斯克给她发来一条短信:“喝酒吗?”

直到第二天早上,C才看到:“马斯克晚上 11:25 打来电话。幸好我当时在睡觉。”

C离开 SpaceX 后,马斯克在短信和电子邮件中告诉她,他当时与妻子分居而处于脆弱状态时,她向他投怀送抱,直到她辞职之后,他们才有了亲密关系。

她离开公司的第二天,他在短信中写道:"当我伤心、疲倦,想一个人静静的时候,你却坚持要来我家陪我睡觉。”

此后,她和马斯克再也没有见过面。

本文由北美省钱快报小编@Shirmy整理,图片及信息来自华尔街日报,版权属于原作者。本文不代表本公众号立场,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,否则将追究责任。

「该长文章来自@是不是有鸡腿吃-加拿大省钱快报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」

478 2 0 1
 

扫码下载APP